赌博网

查看: 252|回复: 0

至于我的能耐如何对于她的培养丝毫没有影响

[复制链接]

3

主题

3

帖子

17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7
发表于 2018-7-21 15:43:5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麦天,回家过麦,又去拜访绒花,我还惦记着让她给我加强功力,提升能量,解决阴气过重的问题。那时候找她看病问事的人很多,几乎下不来空,她把我拉到院子里,大中午,站在大毒日头地儿里,没有四十度也有三十七八度,她说“我教给你,你按照我的样子,然后你自己练就行了。”我跟着她面南而立,目视太阳,掌心向上,伸出双手,螺旋式晃动,意念导引,自言自语:收、收、收┄┄,用手掌心收集太阳的能量。她说“还有什么能量比太阳的能量更大呢,自己练吧。”说完就回屋了。我说“练多大功夫?”她说“什么时候你看着日头成黑的了,就收集的差不多了,就收功,明天接着练。”我说“要在太阳地里站上俩钟头,都成人干儿了。”她说“晒不死人。”开始两眼盯着太阳,阳光刺的眼睛睁不开,时间不长,太阳就象日食一样,一点点地变成了一片漆黑。这可以理解为强烈的阳光刺伤眼睛的结果,可是在太阳下边站 了将近一个小时,不仅没有丝毫炎热的感觉,反而凉爽宜人,就不能不令人称奇了,就象丢人现眼的那天夜里一样反常,零下一二度该冻死的没有冻死,三十七八度该烤成人干儿的也没有烤成人干儿。

严厉是严厉了一点,但是从中也能感受到她尽心赐教所寄予的厚望。至于我的能耐如何对于她的培养丝毫没有影响。

战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唯物主义者,除了固执自己的一贯正确,没有什么旁门左道能左右的了他的意志,干脆这么说吧,这就是一个百不信。那时候敏子腰间盘突出,医生也没有什么特效的医疗方法,我给他推荐绒花他不信,他不信敏子信,因为病在敏子身上,谁难受谁着急,有病乱求医,敏子说“不管你们用啥法儿,我也不管你们找谁看,只要能叫我不疼了就行,只要能叫我不疼,我谁也信,谁也服。”那年秋后,种完麦子,我就去请绒花。下午。她没有在家,下地干活了,地很远,等把她从地里找回来,太阳还没有落山,月亮已经升起来了。回来她就在屋里收拾东西,也不说麻利跟我走,我也不好意思催促,她说“一会儿我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功力。”我心里着急,战功和敏子还在家等着呢,都准备好东西了,我哪有心思见识你什么功力,赶紧把病治好了,在战功面前给他露一手儿,别让他以后见面讽刺笑话我假迷三道神经病就行了。过了一会,她把我从屋里叫出来,站在院子里,不知什么时候,天上长云彩了,已经遮住了方才的月亮。她双手举过头顶,对天挥舞,让我“看吧,看见了吧?”天上的云彩纵横交错,东奔西走,恰似帷幕拉开,让出了月亮周围的那一片晴天。我连忙说“看见了,看见了,咱快走吧,天黑了,再晚就看不见道了。”她说“没事,咱有天灯。”还说有什么马队和多少什么神护送,我已经记不清了,因为我当时也没心思记这些,只装着赶紧给敏子看病,让战功低头认输。出村的时候,从西北方向上来一股乌云,电闪雷鸣不断,我说“叫你快点走,你不着急,天上来了吧?”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赌博网  

GMT+8, 2018-10-20 02:38 , Processed in 0.069519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